怀念我的博士导师-马在田老师

虽然马老师已离开我们7个月了,在我脑海中总觉得马老师还在,我回上海时还可以见到马老师呢。也总认为我们还有时间去做事,达到马老师对我们的要求,让老师欣慰,不再为我们操心,可冷静一想,我们已经没有机会跟老师说上一句话了。
1992年12月我有幸成为马老师的博士生,当时马老师还不是博导,学校说”先招吧,已经是学部委员了”。入学前,马老师说就考一门专业课-地球物理反演吧,并为我们指定了两本参考书: 栾文贵先生的《地球物理中的反问题》和杨文采老师的《地球物理反演与层析成像》。杨老师的书是我硕士一门学位课的教材,栾文贵先生是应用数学家,他的书数学味道重一些。我已不记得考了多少分,反正算是考上了。我读博士期间地震组条件很艰苦,没多少经费,但马老师还是买回了IBM RISC 6000工作站,准备大干一番。1995年5月-6月,马老师跟我说“你不用再做了,可以毕业了,毕业了去美国呆段时间。。。”。后来由于别的原因,我没有去成美国,去了北京的中科院地球物理研究所做博士后。1996年3月我和我的同学小金一起博士毕业,马老师很高兴,送给我俩一人一块精工表。此表我出国合作期间一直用它看时间。
毕业后马老师依旧关心着我们。1999年上半年的一天马老师打电话到家里说:“海斌,你获了个奖,你知道吗?”我说:“我不知道啊”。马老师告诉我同济大学获了两篇全国首届优秀博士论文,我是其中一篇,校领导让我回同济当老师去。我告诉马老师说我拿到了科技部派到日本做STA Fellow的名额,准备去日本呢。马老师说我们可以等你三年。。。2006年的春节,我们夫妇去马老师家中,再次说起回同济的事,马老师说“我不管你在研究什么方向,我都欢迎你回来,只要。。。”。此后,乃至马老师临终期间,马老师还是念念不忘我的事。2011年5月底马老师弥留期间,交代我三件事,我都含泪答应了。
在2009年马老师80寿辰庆祝学术会上,马老师点名让我代表学生做一个报告,我做了“地震海洋学、涡旋/螺旋的奥秘-生命运动的密码”,报告中有一首诗上半段如下:
贺马老师八十寿辰
标准反射觅油气
分裂偏移名天下
三维多波育桃李
不求浮名报国情

生命中关于马老师的记忆很多很多,都是美好的。这里就说两点:1)马老师的工作是原创的,真正让外国同行信服的,并在实际生产中是有用的。马老师用独创的方法把高阶偏微分方程转化为低阶方程组求解,解决了陡倾角偏移这一当时摆在全世界偏移专家前的难题。这一方法也是数学家没有研究过的,因此不是一般的原创。“怎么想出来的?”我曾经问过马老师。2)马老师的做事是我们学生要学习的,马老师做人更是我们要学习的。就说生病3年多他的坚持吧。在病痛折磨的那段岁月了,他还在做什么?想什么?他没有想自己,想的是地球物理,中国的地球物理。马老师提出沙漠种草的精神,希望中国的科学家能真正站在世界的前沿,而不是追随着外国的脚步。这是马老师那一代有骨气、有自信的科学家的心愿吧。
马老师和我们学生聊过很多,我也大都记在心里。附上马老师给我的一封信,我们做学生的继续努力,希望有一天能达到老师对我们的期望。

20120131

http://www.joyocean.org/home/space.php?uid=634&do=blog&id=1845

没有评论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

WordPress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