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士生伍新明的学术论文被《Geophysics》录用

2012年4月2日 由 gfz 没有评论 »

2012年4月1日,从《Geophysics》杂志编辑部传来喜讯,本组硕士生伍新明与导师合作完成的英文学术论文“Generating a relative geologic time volume by 3D graph-cut phase unwrapping method with horizon and unconformity constraints”被该刊正式录用,将于近期刊出。

wxm-paper

 

博士生黄蝌的学术论文在JSG发表

2018年9月19日 由 gfz 没有评论 »

2018年9月6日,以本组博士生黄蝌为第一作者的学术论文“Growth and linkage of a complex oblique-slip fault zone in the Pearl River Mouth Basin, northern South China Sea”被国际构造地质学领域的权威学术期刊《Journal of Structural Geology》接收并发表。该文根据三维地震数据,结合钻井资料标定,对南海北部珠江口盆地珠一坳陷恩平凹陷EP18断裂带的构造特征、生长与连接历史及成因进行了详细分析。EP18断裂带呈东西走向延伸,长度约30.5 km,由两个垂向叠置的斜滑断层系统组成:下部斜滑断层系统由三条ENE-WSW到E-W走向的左旋右阶雁列式断层段组成,它们被两个NW-SE向断层段硬连接成为一条完整的之字形断层;上部斜滑断层系统由9条WNW-ESE走向的左阶右旋雁列式断层复合而成。下部断层系统活动于始新世,上部断层系统活动于渐新世-上新世,二者分别对应于同裂谷期和裂后期。下部断层系统的断距远小于下部断层系统。下部同裂谷期断层系统的重新活动对上部裂后期雁列式断层系统的发育具有重要影响。斜滑断层是裂谷盆地常见的一种断层构造样式,是国际上断层研究的一个新热点。像EP18断裂带这样的由双层斜滑断层系统组成的复杂斜滑断裂带,文献中还很少见。

参加南海深部计划“深海勇士”号载人深潜科考航次的感受

2018年7月23日 由 gfz 没有评论 »

参加南海深部计划“深海勇士”号载人深潜科考航次的感受

钟广法

(同济大学海洋与地球科学学院)

    2018年5月10-24日,历时两周的TS07-03南海深部计划“深海勇士”号载人深潜科考航次在南海西沙海域顺利进行。我有幸作为8位深潜科学家中的一员,与海洋地质大家汪品先院士及中科院三亚深海科学与工程研究所所长丁抗研究员等人共同执行了此次深潜科考任务。对我而言,这是一段梦幻般的、令人终生难忘的深海科考经历。

    航次归来,感触良多。在三亚所丁抗所长和科学部主任彭晓彤研究员的带领下,“探索一号”科考船上的全体船员、勇士号深潜团队、科学家和媒体人员在积极融洽的氛围中,齐心协力,共同促成了此次科考任务的成功!科考船上友好、和谐而融洽的氛围,至今仍令我感受至深、难以忘怀。

    航次中,德高望重的汪品先院士以82岁高龄创造了9天之内连续3次深海下潜的记录。这不仅是中国载人深潜的奇迹,而且有望刷新人类载人深潜科学考察的世界记录。汪院士以身垂范,振奋了整个科考团队的士气!

    “探索一号”科考船全员为此次航次尽职尽责,而其中最忙碌的得要数一楼的驾驶舱和五楼的潜器室。

    一楼的驾驶舱里,船长和舵手们昼夜不停地驾驶着船只,而工程师和科学家们则坚守在一个个显示屏前密切监视着水下潜器的动向,实时地了解水下潜器的状况,并通过各种指令与潜器内的潜航员和科学家保持联络,了解潜器工作进展,解答潜器遇到的问题。

    五楼的潜器室位于后甲板的内侧,是潜器停泊和维护的地方,坚守在这里的工程技术人员是清一色刚刚走出校园不久的80后和90后。这批年轻的工程师们24小时不间断地执行着潜器下水与回收作业和潜器的维护与保养工作。不仅如此,每次潜器回收后,地质取样篮和生物箱需要在第一时间从潜器前端的托架上取下,腾空样品,洗净并重新安装固定到潜器托架上。年轻的潜器室工程师们主动分担了这些原本是科学家们的工作,令我们感到无比幸福!

    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这个航次让我获益最多的自然是深潜科考本身。我本人主要从事地球物理数据解释工作,依据反射地震和多波束等地球物理资料研究海底地貌及浊流沉积等地学问题。这些地球物理资料大都是通过物理学遥测方法获得的反映海底地貌和地质特征的间接信息,每种资料都有一定的分辨率限制。因此,根据这些资料解释得出的地质结论的可靠性通常需要用其他资料包括钻井取心及测井资料进行验证。载人深潜提供了检验这些地球物理资料解释结果可靠性的另一个途径。该航次13个潜次中,我作为下潜科学家执行了其中的2个,分别是考察西沙海槽南缘谷底底质与谷壁海底火山的SY077潜次和考察西沙海槽北部分支峡谷底部阶梯状地貌的SY078潜次。通过这两次下潜考察,证实了此前根据地球物理资料解释确定的海底火山、海底滑坡和大型阶梯状地貌的存在,发现了大量的冷水珊瑚生物群落,圆满实现了预期的考察目标。

    眼见为实。通过这两次下潜,我和我研究多年的深海峡谷终于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乘坐深潜器,或而沿着海底峡谷蜿蜒曲折、高低起伏的中泓线缓慢前行,或而逆坡爬升海底峡谷两翼的悬崖陡壁,我近距离地目睹了海底峡谷大气壮美的真容,并通过机械手抓取到了海底峡谷内的沉积物和岩石样品。满是生物扰动的泥质沉积,布满螃蟹或其他底栖生物的海底沙纹,生长在岩石基底上美艳而孤傲的冷水珊瑚,高耸于谷坡之上、发育柱状节理的海底玄武岩绝壁,规模相当于数个黄果树瀑布的海底悬崖,这一切都让我惊喜和痴狂!我深深地为大自然的造化之力所折服。

    当然,深潜途中也有让我忧心难过、至今仍难以释怀的事情,那便是考察途中在雄伟的“海底瀑布”脚下、美丽的冷水珊瑚丛中,竟意外地发现了大量的海底垃圾!各式各样的塑料制品、蛇皮袋、易拉罐上清晰可辨“××超市”、“UREA”之类的中文、英文或韩文等文字标示,很多底栖生物如海绵等甚至直接附着在垃圾上生长。人类带来的塑料污染已经扩散到了这数千米深的幽暗海底,令我不寒而栗。海底垃圾的发现让我深深地意识到,深海环境污染已成为一个威胁人类生存安全的现实问题。“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真心希望我们的海洋能够远离污染,回归其原本的美丽面貌。

    “山中方七日,人间已千年”,海上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为期两周的海上深潜科考已经结束,接下来我们将转入航次后的数据和样品分析。梦幻般的海底深潜经历连同我们在“探索一号”船上结下的工作友谊将永远珍藏在我们的记忆深处。在这里,谨向辛勤工作在“探索一号”上的全体船员和精心呵护着“深海勇士”号载人深潜器的全体潜航员和潜器工程师们致以最诚挚的谢意!

(本文原载于2018年6月2号《深海探索》第VII卷第4期)

殷绍如同学顺利通过博士论文答辩

2015年12月28日 由 gfz 没有评论 »

2015年12月19日下午,本组研究生殷绍如同学的博士论文答辩会在海洋楼215会议室顺利举行。此次答辩委员会主席由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海洋矿产研究所所长王嘹亮教授级高工担任,答辩委员有台湾大学俞何兴教授,浙江大学李春峰教授,同济大学耿建华教授、宋海斌教授。殷绍如的博士论文“南海东北部陆坡地震地层分析”利用多道反射地震资料,结合海底多波束测深及ODP184航次钻井资料,研究南海东北部东沙群岛与台湾之间的陆坡区晚中新世以来的层序框架、沉积充填、盆地结构及海底峡谷地貌,取得了不少新的地质成果和认识。殷绍如同学2005年本科毕业于同济大学地球物理学专业,2009年考取本组硕士生,后转为硕博连读。祝愿他在今后的学术生涯中取得更大成绩。

【附】殷绍如同学在读期间撰写的第一作者学术论文:

[1] Yin Shaoru, Wang Liaoliang, Guo Yiqun, Zhong Guangfa, 2015, Morphology, sedimentary characteristics, and origin of the Dongsha submarine canyon in the northeastern continental slope of the South China Sea. Science China: Earth Sciences, 58: 971–985.

[2] Yin Shaoru, Zhong Guangfa, Guo Yiqun, Wang Liaoliang, 2016, Seismic stratigraphy and tectono-sedimentary framework of Pliocene to recent Taixinan foreland basin in the northeastern continental margin, South China Sea. Interpretation, 4 (3): SP21-SP32.

[3] Yin Shaoru, Zhong Guangfa, Wang Liaoliang, Guo Yiqun, Morpho-sedimentary characteristics and tectonic control of submarine canyons on the South China and Taiwan margins, northeastern South China Sea: a comparative research. Marine and Petroleum Geology (submitted).

[4] 殷绍如,王嘹亮,郭依群,钟广法,2015,东沙海底峡谷的地貌沉积特征及成因. 中国科学: 地球科学,45 (3): 275-289.

南海东北部发现大型超临界浊流底形

2015年5月20日 由 gfz 没有评论 »

最近,美国地质学会会刊“Ge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 Bulletin”全文发表了本组与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及英国国家海洋研究中心合作研究成果:Zhong Guangfa, Cartigny M.J.B., Kuang Zenggui, Wang Liaoliang, 2015, Cyclic steps along the South Taiwan Shoal and West Penghu submarine canyons on the northeastern continental slope of the South China Sea. Ge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 Bulletin, Vol. 127, No. 5/6, 804–824。
此项成果综合利用高精度海底多波束测深数据及多道反射地震剖面,在南海东北部台湾浅滩南和西澎湖两条峡谷内鉴别出了大量的由超临界浊流形成的“周期阶坎”(cyclic steps)底形。这些底形的波长介于1.2~10.0 km之间,波高5.4~80.9 m,成列发育,具有大的波长/波高比,且发育明显的后积层理。最长的周期阶坎波列沿台湾浅滩南峡谷中游中泓线分布,由19个底形首尾相连构成,波列延伸长度逾100 km。沿西澎湖峡谷的中下游中泓线也发育有一条周期阶坎波列,由19个底形构成,延伸长度约60 km。上述两条发育周期阶坎波列峡谷段的坡度介于0.26º至1.24º之间,是该区所有峡谷或峡谷段中坡度最小的,说明坡度过大不利于周期阶坎波列的发育。此外,每个波列的中部发育有一个明显的坡折,将波列划分为上、下游两段,上游段坡度较大,底形规模较小,以净侵蚀型周期阶坎或过渡底形为主;下游段坡度较缓,但底形规模较大,以净沉积型周期阶坎底形为主。数值模拟表明,形成这些周期阶坎底形的古浊流的厚度介于100-300m之间,最大流速可达10 m/s,流量约为7-23×105 m³/s,相当于现代亚马逊河流量的10倍。
“Cyclic steps”概念由Gray Parker(1996)提出。海底第一个cyclic steps波列由Fildani et al.(2006)在Monterey峡谷发现。此前已知的海底cyclic steps波列一般由2-8个底形组成,最大长度不超过30km。此次在南海东北部发现的cyclic steps波列无论是底形个数还是波列长度均是最大的。这一发现证明南海东北部挽近时期存在强劲的古浊流活动,对于深入理解南海深海沉积过程具有重要意义。
fig1fig2

 

硕士生何叶的学术论文在MPG发表

2014年7月26日 由 gfz 没有评论 »

以本组硕士生何叶为第一作者的学术论文“Characteristics and occurrence of submarine canyon-associated landslides in the middle of the northern continental slope, South China Sea”被国际学术期刊《Marine and Petrpleum Geology》接收并发表。该文根据高分辨率反射地震数据,结合海底多波束测深资料,对南海北部陆坡中部与海底峡谷有关的海底滑坡的类型、特征及分布规律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并对海底滑坡与海底峡谷之间的成因联系进行了探讨,认为初始滑坡导致初始峡谷的形成,而峡谷的溯源侵蚀及下切作用导致峡谷边坡变陡引发新的滑坡,滑坡与峡谷的演化之间形成一种复杂的互反馈过程。

hypaper

 

伍新明荣获2013年度上海市优秀硕士论文奖

2014年4月25日 由 gfz 没有评论 »

2014年4月2日,上海市教育委员会、上海市学位委员会公布了2013年度上海市研究生优秀成果(学位论文)获奖名单,本组研究生伍新明名列其中。伍新明同学的硕士论文题目是“三维地震Wheeler数据体自动生成方法研究及应用”。

wxm-lr

相关链接:http://ocean.tongji.edu.cn/school/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880%3A3&catid=34%3Asoes-news&Itemid=71&lang=zh

德克萨斯大学曾洪流教授应邀访问讲学

2013年6月20日 由 gfz 没有评论 »

2013年6月15-17日,美国德克萨斯大学(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曾洪流教授应邀访问本组及海洋与地球科学学院,并受聘为同济大学兼职教授。17日上午,曾洪流教授在海洋楼一楼报告厅为全院师生做了题为”Stratal Slice: Meaning and scope of Application”的学术报告。17日下午在海洋楼215会议室举行了简短而庄重的授证仪式,同济大学党委副书记马锦明为曾洪流教授颁发了同济大学兼职教授证书并佩戴校徽。

曾洪流教授1994年毕业于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获地球物理学博士学位。长期致力于地震地质解释理论、方法及应用研究,在《Geophysics》、《AAPG Bulletin》等国际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50余篇,曾荣获2005年度AAPG华莱士.普拉特奖(Wallace E. Pratt Award)。其主要学术成就有:提出了“地震沉积学”的概念及分析方法;证明了地震同相轴的时侵性质及其对储层描述的影响;提出了地层切片方法;推动了地震地层学和地震地貌学在全球的推广应用(特别是墨西哥湾和中国非海相盆地)。历任美国德士古国际勘探公司(Texaco International Exploration)地质师和高级地质师(1994-1997),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副教授(1997-2012)、教授(2012-),中国石油大学(2005-)和中国地质大学(2011-)兼职教授。

英国海洋研究中心Matthieu Cartigny博士应邀访问讲学

2013年4月2日 由 gfz 没有评论 »

2013年3月19-30号,英国南安普顿国家海洋研究中心Matthieu J.B. Cartigny博士应邀访问本组,并进行学术交流和研讨。3月22日下午,Matthieu Cartigny博士在海洋楼一楼报告厅为海洋学院师生做了题为”Morphodynamics of supercritical high-density turbidity currents” 的学术报告。

Master student Xixi Wang from UH visiting our group

2012年7月1日 由 gfz 没有评论 »

Recently, Ms. Xixi Wang, a Master student in Geophysics from the University of Houston, Texas, USA, carried out a academic visiting to our group for more than one month. During this visiting, Xixi was involved in a project on seismic interpretation of the Sinian Dengying Formation in central Sichuan basin, southwest China. She completed a preliminary seismic sequence analysis of six main seismic profiles by using ‘all-reflector tracking’ method presented by Zhong et al. (2010). As a result, more than twenty seismic horizons were tracked, seven seismic sequences were defined, and the isochronous stratigraphic framework of the formation was successfully constructed.

马在田院士:论读书、做人和治学

2012年6月2日 由 gfz 1条评论 »

马在田院士:论读书、做人和治学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马老师离开我们已近一年。在纪念马老师逝世一周年的前夕,重读马老师的文札——《学海回眸》一书,倍感亲切,仿佛又重新回到了当面聆听马老师教诲的岁月。为了勉励自己,激励后学,特将马老师在该书中关于读书、做人、治学等方面的精彩论述摘抄整理出来,与大家分享。

1、论人品道德

“人品道德乃立业之本。”(《学海回眸》第35页)

“人品道德不像法律那样有人来管束,道德高尚的表现主要是个人的一种追求。比如诚实、善良、与人为善、助人为乐等等是一种人生追求,也是与人共事,乃至完善人生与贡献社会所必不可少的。从个人的成功来说,成大事且能被人认可者无不与人品有关。” (《学海回眸》第35页)

“名利追逐要适度,不可自欺欺人。一个人要想做成事,一定先要学会做个正直人。” (《学海回眸》第35页)

“做人要实在,要心口如一,实实在在。” (《学海回眸》第53页)

“我一生没有整过人,不计个人得失,正直本份。” (《学海回眸》第53页)

“我这个人对人没有任何猜忌,也从不整人,也容易原谅别人。” (《学海回眸》第64-65页)

“我一直在向大学的本科生、研究生兜售我的‘三自一包’,这就是‘自信、自立、自强和包你成功’的观点,我认为这是成长要素。” (《学海回眸》第68页)

“我这个人向来不随大流赶浪头。” (《学海回眸》第69页)

“我的性格是不喜欢赶浪头,越是人多的地方我越是不去。” (《学海回眸》第27页)

“追求自己的人生目标,不为世俗左右。” (《学海回眸》第107页)

“不要权,不爱钱,不急功,不近利,不图虚名,不当‘权威’。在科学工作中我只打了几场游击战,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成就。” (《学海回眸》第115页)

“不固守已知知识,公开自己所有;发现问题,承认错误;承认发现的优先权;实事求是地评价每个人的贡献。” (《学海回眸》第115页)

“最喜欢有能力而无架子的人。最反感打官腔和假权威的人。” (《学海回眸》第115页)

“要爱中国,不要爱美国。” (《学海回眸》第116页)

2、论追求优秀

“一个人要想成功,要想在某个学科或某一事业上占有一席之地,就一定要不停地追求优秀。不论你从事什么工作都要有更上一层楼的信念。伟大的科学家和发明家之所以伟大,就在于他们不停地探索未知,追求优秀。他们永远不会认为自己的事业已经达到顶峰了,可以不再追求了。” (《学海回眸》第31-32页)

“一个人追求成功首先必须要有信念和信心,在自信的基础上使自己的内在实力不断地强大。这有两个方面的内涵,一个是精神方面的,一个是知识结构方面的。如果说我自己的事业在某个方面有所成就的话,就在于我从来不退让,不认输,刻意不停顿地追求优秀。” (《学海回眸》第54页)

“追求优秀,追求成功,什么时候都不晚,但人的生命有限,宜早不宜迟。” (《学海回眸》第74页)

“绝大多数的人天生资质差异不是很大,最后之所以表现为差异很大的原因在于一生中是否追求优秀,这是一个重要原因。” (《学海回眸》第32页)

3、论创新思维

“一个人,不管你是科学家还是普通工人,要想做好一项工作或者成就一生的事业,没有不断进取的创新精神是不可能的。”(《学海回眸》第7页)

“创新思维的精髓在于对前人的思路、结论敢于怀疑,对未来的追求目标敢于幻想,怀疑和幻想是人类社会和科学技术发展的动力源泉。在怀疑和幻想中去探索未知是创新必走之路。” “创新的前提是知识水平和研究条件方面达到一定的高度,否则永远处于怀疑和幻想的梦幻之中。”(《学海回眸》第34页)

“关于个人创新能力的培养……,应当是从培养自学能力开始……,这就是要培养自己提出问题并想法解决问题的能力。” (《学海回眸》第88页)

“‘江上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没几天’。任何大学都无法传授还没有出现的知识与技能,如果自己不能及时掌握新知,就会落后。” (《学海回眸》第86页)

“知识已经出现爆炸式的增长,每二到三年就要翻一番。任何学校都无法完全传授不断发展的知识。因此,在学生时代必须养成自学能力。否则,你一出校门就会被淘汰。” (《学海回眸》第99页)

“知识是一座大厦,基础不深不牢,楼层越高,危险度越大。” (《学海回眸》第72页)

“自学能力、探索精神使我不管在什么条件下都要求知、创新。” (《学海回眸》第112页)

“科学一流必须是国际的,没有国内国外之分。因此,当代青年追求优秀都应当与国际一流相比。如此中国才能赶上美国,否则永远是二流甚至是三流的。” (《学海回眸》第32页)

“在与国际知名专家教授的学术竞赛中要取得有价值的成果,首先要提出具有独创性解决问题的理论或方法。如果只是步他人之后尘,必然不可能超过他们。”(《学海回眸》第8页)

“要想有一点被真正一流专家们认可的成果,则需要在自己的学科领域内从事系统的研究和实践,对学科终极目标和长远方向的掌握要准确,要有自己的准备,而不是听来的,或者已经大众化了的风向。要从根本方向上或者长远需求的学科发展内涵上决定自己的学术追求……。那些游走在外国人文章缝隙间、以发表论文为主的研究思路是成不了大器的。”(《学海回眸》第86页)

4、论灵感、天赋、兴趣与机遇

科学研究中的“思维触发,或曰“‘灵感’是长期研究和思考的结果,所以说,‘灵感’是思维的结果,而不是思维的开始。” “通过长期思考、一朝使问题解决的过程就是思维中的‘灵感’的体现。所以,‘灵感’不会从天而降,更不是他人的恩赐,而是一种复杂脑力劳动与集中持续思考的结果。”“灵感”在“知识的广泛准备和经验的积累,再加上一段时间内的集中甚至繁重的脑力劳动后才会出现。”(《学海回眸》第10页)

“有的记者问我,天赋与勤奋在事业中各占多大分量?从我对自己的估计是四六开,即天资占40%,勤奋占60%。有人回答是20%和80%。天资中除了一部分是天生素质外,其思维方式、性格和品质特征主要还是后天环境造成的。”

“古人说‘大智若愚’是有一定道理的。我认为,测出智商高的人大概‘小聪明’的人多,真正大智是无法测出的。不管智商高低,都不是成功的关键,没有勤奋,智商再高也无法实现自己的目标。勤奋不能单纯理解为‘人一能之我十之,人十能之我百之’那样的死记硬背,而应当会抓住核心的内容,破解它,并加以发展。” (《学海回眸》第30页)

“兴趣与现实也常常会是矛盾的。你感兴趣的事,社会可能还不需要,特别是你要在谋生的同时从事自己心爱的事业。对于多数人来讲,没有麦克斯韦那样的条件,能在自己的庄园里研究电磁波,终于导出了描述电磁波传播的著名的麦克斯韦方程。” (《学海回眸》第30页)

“有些机遇是需要知识和能力的长期积累才能抓住的。没有充分的准备,有了机遇也不会成就事业,或者抓不住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机遇。”“机遇不是等来的,是要在不断的追求过程中才能遇到的,机遇就在日常工作中,看你认识不认识罢了。” (《学海回眸》第3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