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南海深部计划“深海勇士”号载人深潜科考航次的感受

2018年7月23日 由 gfz 留言 »

参加南海深部计划“深海勇士”号载人深潜科考航次的感受

钟广法

(同济大学海洋与地球科学学院)

    2018年5月10-24日,历时两周的TS07-03南海深部计划“深海勇士”号载人深潜科考航次在南海西沙海域顺利进行。我有幸作为8位深潜科学家中的一员,与海洋地质大家汪品先院士及中科院三亚深海科学与工程研究所所长丁抗研究员等人共同执行了此次深潜科考任务。对我而言,这是一段梦幻般的、令人终生难忘的深海科考经历。

    航次归来,感触良多。在三亚所丁抗所长和科学部主任彭晓彤研究员的带领下,“探索一号”科考船上的全体船员、勇士号深潜团队、科学家和媒体人员在积极融洽的氛围中,齐心协力,共同促成了此次科考任务的成功!科考船上友好、和谐而融洽的氛围,至今仍令我感受至深、难以忘怀。

    航次中,德高望重的汪品先院士以82岁高龄创造了9天之内连续3次深海下潜的记录。这不仅是中国载人深潜的奇迹,而且有望刷新人类载人深潜科学考察的世界记录。汪院士以身垂范,振奋了整个科考团队的士气!

    “探索一号”科考船全员为此次航次尽职尽责,而其中最忙碌的得要数一楼的驾驶舱和五楼的潜器室。

    一楼的驾驶舱里,船长和舵手们昼夜不停地驾驶着船只,而工程师和科学家们则坚守在一个个显示屏前密切监视着水下潜器的动向,实时地了解水下潜器的状况,并通过各种指令与潜器内的潜航员和科学家保持联络,了解潜器工作进展,解答潜器遇到的问题。

    五楼的潜器室位于后甲板的内侧,是潜器停泊和维护的地方,坚守在这里的工程技术人员是清一色刚刚走出校园不久的80后和90后。这批年轻的工程师们24小时不间断地执行着潜器下水与回收作业和潜器的维护与保养工作。不仅如此,每次潜器回收后,地质取样篮和生物箱需要在第一时间从潜器前端的托架上取下,腾空样品,洗净并重新安装固定到潜器托架上。年轻的潜器室工程师们主动分担了这些原本是科学家们的工作,令我们感到无比幸福!

    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这个航次让我获益最多的自然是深潜科考本身。我本人主要从事地球物理数据解释工作,依据反射地震和多波束等地球物理资料研究海底地貌及浊流沉积等地学问题。这些地球物理资料大都是通过物理学遥测方法获得的反映海底地貌和地质特征的间接信息,每种资料都有一定的分辨率限制。因此,根据这些资料解释得出的地质结论的可靠性通常需要用其他资料包括钻井取心及测井资料进行验证。载人深潜提供了检验这些地球物理资料解释结果可靠性的另一个途径。该航次13个潜次中,我作为下潜科学家执行了其中的2个,分别是考察西沙海槽南缘谷底底质与谷壁海底火山的SY077潜次和考察西沙海槽北部分支峡谷底部阶梯状地貌的SY078潜次。通过这两次下潜考察,证实了此前根据地球物理资料解释确定的海底火山、海底滑坡和大型阶梯状地貌的存在,发现了大量的冷水珊瑚生物群落,圆满实现了预期的考察目标。

    眼见为实。通过这两次下潜,我和我研究多年的深海峡谷终于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乘坐深潜器,或而沿着海底峡谷蜿蜒曲折、高低起伏的中泓线缓慢前行,或而逆坡爬升海底峡谷两翼的悬崖陡壁,我近距离地目睹了海底峡谷大气壮美的真容,并通过机械手抓取到了海底峡谷内的沉积物和岩石样品。满是生物扰动的泥质沉积,布满螃蟹或其他底栖生物的海底沙纹,生长在岩石基底上美艳而孤傲的冷水珊瑚,高耸于谷坡之上、发育柱状节理的海底玄武岩绝壁,规模相当于数个黄果树瀑布的海底悬崖,这一切都让我惊喜和痴狂!我深深地为大自然的造化之力所折服。

    当然,深潜途中也有让我忧心难过、至今仍难以释怀的事情,那便是考察途中在雄伟的“海底瀑布”脚下、美丽的冷水珊瑚丛中,竟意外地发现了大量的海底垃圾!各式各样的塑料制品、蛇皮袋、易拉罐上清晰可辨“××超市”、“UREA”之类的中文、英文或韩文等文字标示,很多底栖生物如海绵等甚至直接附着在垃圾上生长。人类带来的塑料污染已经扩散到了这数千米深的幽暗海底,令我不寒而栗。海底垃圾的发现让我深深地意识到,深海环境污染已成为一个威胁人类生存安全的现实问题。“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真心希望我们的海洋能够远离污染,回归其原本的美丽面貌。

    “山中方七日,人间已千年”,海上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为期两周的海上深潜科考已经结束,接下来我们将转入航次后的数据和样品分析。梦幻般的海底深潜经历连同我们在“探索一号”船上结下的工作友谊将永远珍藏在我们的记忆深处。在这里,谨向辛勤工作在“探索一号”上的全体船员和精心呵护着“深海勇士”号载人深潜器的全体潜航员和潜器工程师们致以最诚挚的谢意!

(本文原载于2018年6月2号《深海探索》第VII卷第4期)

广告位

评论已关闭.